显示器,你……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俺又跑了写BO了奇迹!奇迹喂!MD这种奇迹俺宁愿不要啊混蛋!现在的时间是上班中,事件是俺的耳朵被显示器的杂音强奸了一个上午加半个下午没有估计错的话还会一直强奸到俺下班……泪流满面!

起因呢,俺真的非常非常的无辜。昨天公司来新人要测试,没电脑了,于是俺就被迫收拾东西奔去了经理旁边的位置吹诡异的冷风颤抖不已。那个新人没有错,他唯一错的就是走人的时候竟然没有关电脑!TNND你的脑子丢在哪个垃圾桶里?

于是一夜加班加点的显示器今天爆发了抗议了,喂你误伤的是无辜的俺啊!俺没对你始乱终弃啊你什么意思啊混蛋。最郁闷的是,俺旁边的位置呢那是听不到的,显示器的悲鸣只有俺听得见口牙。

俺想死了你放过俺吧
————————
三个人,四个人,或者是两个人
我不太能为这个故事的主角人数画上正确的等号,只是最初的确只是三个人,单纯的三个人。阿手是我兄弟,虽然认识才不过两三年,但是基本属于形影不离的状态。由于我是个宅,不喜欢电视不喜欢报纸即使上网也不会看新闻,所以阿手总是半强迫的为我灌输一下常识。虽然我基本上是听过就忘,有些时候阿手在讲就会自动发呆。

反正我也不知道阿手到底在不在意,因为即使我如此无视他,他依旧每次每次都带着他的消息跑来不厌其烦。当然也有过例外,那段时间阿手从楼梯上摔下去了,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星期愣是没有醒来。我为了躺在病床上充当尸体的阿手哭了一场,结果他第二天就醒了。一脸苍白虚弱的露出他的虎牙笑的有些找打:“哟,你的眼睛被谁打了?”

然后我打了他,在被护士轰出去之前阿手一直在呵呵的笑个不停。一星期后阿手生龙活虎的出院了,本想着和他出去奢侈一顿的,没想到这丫的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大堆时事新闻硬是拖我进茶室补了一个下午的课。

“看,你没我还真不行!”阿手笑的格外灿烂,我不服气的在心里低估:老子要娶媳妇不是你。说起来我和阿手认识的经过还挺浪漫,用少女一点的话就是在商场里“一见钟情”。其实那是放屁,阿手就本质而言算是我手下,虽然他现在看想去比较像保姆。当初去找人的时候这家伙刚好在门口晃悠,本来就嫌麻烦的我就直接拉了走人也没有研究太多。结果弄了这么一个祖宗回来,纯属活该。

日子就这么过,在家里窝了半天突然醒悟:这人啊,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于是坚定的向母上大人打了申请报告。然后就拖着阿手准备奔向社会,目标是远大的精神是可嘉的但是那结果呢,是没有的。看看自己可怜兮兮的学历,虽然没有后悔过自己曾经的懒散和现在的更加懒散,但是望望那招聘上白纸黑字的学历要求,还是有点无奈的抓抓脑袋。

母上大人说,要不,再去上学吧;母上大人说,算了,随你。

随我,被这么宠着实在是不太愿意当条米虫。母上大人说坚持三年,等她领了退休工资再米虫。我咬着筷子咪咪笑着说好,阿手蹲在沙发后面摆弄着插头插座丢了个白眼甩了甩脑袋。于是打定主意坚持三年,阿手说你还真打算那么做啊?我从大衣柜里拿出从来没穿过的外套头也不回的迈出家门。

然后就遇到了这个故事里的第三个人。这个男人,是我的搭档,年纪看上去不小了,安安静静的和我倒也是合作愉快,我叫他显先生。每次研究工作的时候,基本就不会多说半个字。老实说我不喜欢这种安静,在家的时候总是也挂着个耳机即使什么的没听。于是闲着无聊的阿手说我给你唱歌吧,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遇到你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你有这才能啊!那是因为你蠢,阿手毫不犹豫的敲了我一头梆。

显先生只是看着我们两个胡闹。工作的时候显先生不会离我们太近,也不会离的太远。这距离不是由我决定,我也不过是估量个大概。虽然我盯着显先生的时间绝对要比阿手长,但是和显先生就是亲近不起来。

后来时间长了,一起下班了,聊天的内容也多了起来。我自认为话题和显先生不可能多,但是神奇的是我讲的东西他一大半都能接上。有时候大半天的时间都是和在显先生的聊天中度过,有时候回到家才想起来一天都没理过阿手。

阿手没有什么抱怨,只是当我认真工作的时候他会轻轻的给我唱歌,英文的日文的。大概是因为知道我不喜欢中文歌,我在小赞了一下他的外语水平的时候被骂了文盲。没错啊我就是文盲反正我又不用唱歌给别人听~我记得我是这么哼哼着的。

和显先生……有时候中午的时候会一起无数,因为地方的原因甚至会头碰着头。下午工作的时候会抱怨几句显先生你头真硬,换来的是大手拍在脑袋上轻柔。虽然阿手会在私下的时候说我那个时候的样子像恋爱中的少女,不过我在殴打阿手的时候总想着怎么也应该是父子吧父子。记得有一次阿手信誓旦旦的说:那家伙绝对对你有意思!我也不过只是打着哈哈说了句:阿手你吃醋对不对?然后拉起被子倒头就睡,没有在理会阿手说了写什么。

其实三个人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上班时间和显先生相处的比较多,但是一下班就基本和阿手混在一起。虽然工资不高但混的其实挺自由,我本来就是这容易满足的人自然是没有抱怨过什么,也没有特别想要改变。

变故是这个故事中的第四个男人,其实我一直想不好应不应该算上他,因为我除了和他见过一面外甚至连话都没有讲过一句。但是这个男人是显先生变得奇怪的原因,没有之一。不过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过了什么。那天,那个男人,新,来到公司。经理说他是新人所以叫显先生去带带他而我就被调去和另一个人搭档。

虽然和新搭档有些别扭但是好歹是熬过了那一个星期,等我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去和显先生继续搭档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显先生第一次对我大吼大叫,我有些害怕的想要开门出去,却被拦住。不知道是墙壁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其实显先生的声音并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响亮,被按在地上的时候阿手扑了过来,我看到他被椅子狠狠砸到了脑袋,然后摔在地上就再也没有起来过。红色的流了一滩,我却连尖叫都没有机会。

那一天,我不止一次想要去死。很痛,非常的痛,我最讨厌的就是痛。但是阿手胸口微弱的起伏告诉我不可以,我死了,他也会死。至少,我不想让他就这么死了,因为这种事情真的不值得。所以咬着牙闭着眼睛,一遍一遍在心里自我催眠:没事,很快就会过去的,没事……

那天下班时间过后很久,我撑着最有一点精神打了救护车。醒来之后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在经过两秒的鉴定之后,第一次对救护车的速度表示赞叹。身上被绑了绷带没有办法自由活动,扭头看了看隔壁那床的人是个老头。冲着我咧嘴笑笑,门牙没了三颗。

我询问了跑来换盐水瓶的护士,她说和我一起那个在加护病房,虽然已经没事,但也没醒。躺了两三天,我就拖着松垮垮的绷带偷偷潜去看了阿手。第二次在医院见了,这家伙总是喜欢在医院睡觉。奇怪的爱好,我坐在椅子上盯着他脑袋上的纱布,包的还挺厚。

我说,该醒了
我说,难道要像上次那样?
我说,阿手,我准备要哭了啊

阿手没醒,本来嘛,又不是电视剧,怎么会这么八点档呢。我吸着鼻子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嘴上还不停念叨着:你看你看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这眼泪就是给你哭的你真好意思!到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发泄似埋头在阿手的被子里哭的一塌糊涂。

“够了啊,每次醒了你都这样,又不是女人不要这么娘啊哥们。”阿手微微撤了撤被我压住的被子,笑的虚弱。我死抓着被子擦鼻涕,阿手转开脑袋远目:等下护士小姐会骂人的……我揉着眼睛说没事,我会说是你干的。

最后一次看到显先生,他看起来也很憔悴,低着头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搓着手说没关系,然后狠狠揍了他一拳。工作还是继续,只是搭档只有我和阿手了而已。依旧是我埋头研究工作,阿手在旁边唱歌。虽然有很多次,我都想问,那天,你其实看到了吧。但是耳朵里还会想着那我虽然听不懂,却格外喜欢的歌,所以无论是那一次,都没有问出过口。

虽然之前那些,不能说到底是几个人的故事,至少,今后将只会是我们两人的故事。不过阿手,你真的应该去换几首歌唱唱了,即使我听不懂也会腻啊~

END

————————————————
好挫啊好挫!俺到底在干嘛……
总之的总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不可能(句号)
手机啊你竟然在显示器噪音的时候给俺没电你叫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亏俺还指望你帮俺抵抗显示器的淫威啊俺的耳朵都要被强奸一百遍所以坏掉了啊!至于显示器嘛,俺非常想和你来个“你死我活”啊好像砍死你好像砍死你啊混蛋!

退一万步至少让俺打一拳吧嫖妓也要给钱的啊你都嫖俺一天了你好意思吗?!但是为毛显示器你这么硬呢为毛经理你要盯着俺呢摆明了俺不会真的去揍的嘛虽然俺说俺是M但是俺真的怕痛啊苍天!!!!

最后成呐喊状:

昨天玩了俺显示器只顾自己高潮还不善后的那个新人,你不得好死啊!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自我介绍

豬仔

Author:豬仔
正太爱/殉情爱/CP控/不可逆不可拆/一见钟情型/爱他就让他受/万年节操党/萌点低/笑点低/游戏迷(单机网游皆可)/嫖协副会长/

目标很渺小
愿望是萌的CP成为冷CP
本人脑残指数直线升高
正经无吐槽大概有
自认为天下无雷娱乐精神中级偏高等正努力修炼中
兴趣爱好是研究自家CP角色的各种性格属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留言板
连结
FC2计数器
凶兽